改名敷衍了事就想平息中国怒火?立陶宛若线点

就在去年11月宣布成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时,立陶宛政府还坚称这是正确的选择,自己对此绝不后悔。但仅仅两个月过去,如今的立陶宛政府却已经开始认怂了:

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于近日向总统瑙塞达提出“缓解与中国紧张关系”的行动规划,其中就包括将“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改名为“驻立陶宛台湾人民代表处”。

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立陶宛政府的态度转变为何如此之大?说到底,还是为了一个“钱”字。

一方面,立陶宛本国市场狭小,无论是基础的粮食木材加工还是高端的激光、汽车零部件制造,立陶宛都非常依赖于国际市场。如今与中国的关系恶化,导致立陶宛被剔除出中国与欧洲的国际产品运输网络,对这些产业造成了直接冲击;

另一方面,疫情当前,西方社会经济复苏工作费拉不堪,在同行的衬托下,中国已经成为维系当前国际产业链的中流砥柱,不仅很多工业产品,甚至是很多基础性的工业原材料供应都全仰仗中国提供。在这种背景下,立陶宛与中国交恶,就等于将自己排除于国际产业链之外,如激光等核心支柱产业更将面临原材料断供与失去最大市场的双重窘境。

我们注意到,宣布成立台湾代表处仅仅两个月,立陶宛企业仅仅因为无法进入中国市场受到的经济损失就已经高达上亿美元。拜此所赐,立陶宛社会对立陶宛政府当前对华政策的民意支持率已经下降至仅仅13%。立陶宛反对党“绿党和农民联盟”主席、国会议员雷蒙纳斯·卡尔保斯基斯对此痛批,立陶宛外长兰茨贝尔吉斯通过自己的行为给维尔纽斯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需要数十年的时间才能弥补。

其实早在1月20日,英国《金融时报》就爆料称,此前就曾有美国外交官员向立陶宛建议,重新命名“台湾代表处”,以此缓解与中国的紧张关系。但当有记者就此向两国政府寻求证实时,无论美国白宫还是立陶宛当局都对此予以否认。

但到1月19日,立陶宛总统瑙塞达在主持召开会议,讨论立中关系危机。在会后瑙塞达表示,立中关系交恶给立陶宛造成商业损失,立陶宛需要实施降温计划。立外长兰茨贝尔吉斯已经按照要求拿出了方案,并称立中有望近期举行会晤。

毫无疑问,兰茨贝尔吉斯拿出的这个方案,指的就是重拾美国外交官员的建议,将“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改名为“驻立陶宛台湾人民代表处”。

但问题就在于,立陶宛方面的改善措施似乎也就到此为止,并且根据立陶宛方面的表述,改名行动仅针对中文名称,其英语与立陶宛语都不会做任何变动。

我们知道,立陶宛与台湾互设代表处之所以是在挑战“一个中国”原则的底线,就是因为作为中国的一个省,台湾地区政府并没有在未经中央政府同意就与外国政府建立正式双边关系的权限——即使这种关系仅仅只是经济而不是外交层面也一样。

比如欧盟内部有不少国家在十多年前就与台湾建立了这种代表处关系,但这些国家都是事先经过中国中央政府批准的,尊重了“一个中国”原则。而如今的立陶宛不但未经中国中央政府批准,在受到中方外交警告后还故意顶风作案,这摆明了就是在故意损害中方主权权益,故意给中国上眼药。

毫无疑问,中国方面反对的,是立陶宛以代表处之名行建立外交关系之实的行为,是这个“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的存在本身。仅仅只是随便往里面加上“人民”二字,是不可能抵消立陶宛政府故意破坏“一个中国”原则的行为事实,反倒更像一种对这种破坏行为欲盖弥彰式的掩盖。

那么这些立陶宛人,到底是怎么得出“只要改改名字,中国方面就会让步”的天真结论的?

这其实就牵扯到西方外交界长期以来的一种对华认知误区:中国外交,主要看中的是面子。

很多西方外交人员认为,由于历史上长期被西方欺凌,中国无论是政府官方还是社会民间,在面对西方时往往会先天自带一种因仇恨西方而产生的自卑情绪。再加上官僚主义作祟,导致中国在外交场合面对西方时,比起实际的利益,往往更加注重“在气势和排场上不能输给西方”。

立陶宛设立这个“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的举动并没有真正违反国际外交惯例,也没有真正伤害到中国的实际利益,唯一伤害到的只有中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所以虽然中方也意识到并不能就这么一直和立陶宛对峙下去——仅在2020年,中国就向立陶宛出口了价值18亿美元的产品——但这种浓重的民族主义与爱国主义情绪已经让中国官方“下不来台”。

于是西方特别是美国的外交官员才会认为,如果此时立陶宛能更改一下这个代表处的名称,突出其“民间特征”,淡化官方外交色彩,那么中国政府官方也就能趁机向民众解释立陶宛已经服软,从而有台阶可下,让这场争端尽早结束。

立陶宛人是要以此试探中方的反应,即我先伤害中国利益两步,然后再后退一步,若中国就此表示OK,那就可以达成“以退为进”的目的,为立陶宛保住成果;

而若中方依旧对立陶宛紧抓不放,那么立陶宛方面届时就大可以向国际社会诉苦:我们都已经改名了,中国人还这么不依不饶,错误显然全在中国一边。

但毋庸置疑的是,无论是所谓“面子外交”的理解,还是这种“以退为进”的小算盘,立陶宛人的种种小心思都过于滑稽:

中国是存在浓重的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情绪,但这种情绪并非为了“面子”,而恰恰是出自对自身历史的尊重与对自身利益的高度认知——“一个中国”原则是无数中国人民用鲜血与生命换来的事关家国命运的底线原则,是任何外国政府都不可逾越的高压线。

在这个原则问题上,中国不存在与任何人进行任何形式的讨价还价的余地。蒙混过关也好反咬中国一口也罢,立陶宛方面都不要对自己的小聪明抱有任何幻想。

因此我们在这里必须郑重向立陶宛政府宣告,若你们真有与中国缓和关系的诚意,那么你们必须做到以下四点:

第一,让“台湾代表处”从名称到从事的活动以及活动的性质和方式,都回到中立建交时立方所做承诺的框架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